江西学前教育财政支出36.7亿元 公办生均标准不低于600元/年

来源:SOHU  [  作者:中国新闻网   ]  责编:吕秀玲  |  侵权/违法举报

今年两会,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妇联副主席赵东花提交了一份《关于遏制虐待儿童现象的建议》,其中就提及浙江温岭幼儿园教师虐待儿童风波。她指出了当下的怪现象,我国儿童保育、教育、培训机构的从业人员素质良莠不齐,而政府的监管滞后。在政协会议上,江西省政协副主席刘晓庄委员谈起了去年12月24日在江西贵溪发生的一起意外事故:一辆接送孩子上幼儿园的超载面包车侧翻坠入水塘,11个幼小生命消失。他说:“这起事件给人们敲响了警钟,同时也提出了一个严峻的问题:农村的学前教育该怎么办?刘晓庄指出,当前农村学前教育工作的普遍现状是,公办幼儿园少,幼儿教育不得不依赖民办幼儿园。这些幼儿园有的不具备资质,存在诸多问题:教师专业素质低,绝大多数从教人员不具备幼教资格;办园条件简陋,教学保育设备基本不达标;交通车辆安全隐患多多,超载现象严重。其实,幼师匮乏在大城市也已成了难题。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首都师范大学校长刘新成说,我国财政性教育经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了4%,应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入力度。他说,2011年~2013年的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全国增加了很多幼儿园,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师资没有跟上。据刘新成透露,北京市近5年累计增加幼儿园入园名额5.7万个,但北京的幼师缺口在四五千人的规模。北京市幼儿师范学校前年并入了首都师范大学,目前该校每年培养的幼师毕业生只有四五百人,与需求有很大差距。全国政协委员、海南省政协副主席史贻云指出,我国幼儿教师的身份与地位不明确,长期以来待遇普遍偏低,近年来甚至出现严重的下滑趋势。城市里原有的企事业单位办园的教师身份不明,社会保障无着落。在农村,非公办幼儿教师承担着主要工作,却长期没有明确教师身份。史贻云也认为,目前在财政性教育经费的总量当中,学前教育经费所占的比例过低,政府投入明显不足。他还指出,目前学前教育行政管理力量薄弱、管理难度大,与量大面广的学前教育相比,管理力量明显不足。很多省市未设有独立的学前教育行政管理机构,这样不仅难以有效履行基本的行政管理职能,也不足以应对新的问题。他认为,破解当前学前教育发展突出问题的关键所在,是加快学前教育立法进程,为学前教育提供法律保证,对学前教育性质、各级政府职责、财政投入、管理体制、办园体制、幼儿教师身份与待遇等问题作出明确规定。全国人大代表、哈尔滨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王颖的建议也是加快学前教育立法。她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在我国法律体系中,国家层面专门规范学前教育的法律法规尚属空白。近几年的两会,一直有给学前教育立法的呼声。据了解,目前,江苏、北京、青岛、广州、上海等省市已实施了《学前教育条例》,为全国性的立法提供了经验。今年,全国人大代表、国家督学、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庞丽娟带来的建议是,“省级统筹,以县为主”,完善我国学前教育管理体制。庞丽娟说,现在,一些政府部门及其领导对学前教育事业的教育性和公益性认识不够,导致学前教育管理体制改革远远滞后于义务教育阶段管理体制改革。在庞丽娟代表看来,学前教育管理责任主体“重心过低”,导致统筹协调和财政保障能力严重不足。上一级政府常常依靠其行政权力优势把责任推给下一级政府,互相推诿、上下踢皮球,看似谁都该管,其实谁都不管。现在,县级政府着力于义务教育的普及,管理发展学前教育的责任被挤压到了乡镇政府www.egvchb.cn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一、根据南昌市教育局出台的《南昌市普惠性幼儿园认定和管理办法》的规定,如果申报了普惠幼儿园,在南昌市是有财政补贴的。二、相关依据 《南昌市普惠性幼儿园认定和管理办法》: 第三条 市、县教育部门

江西省新余市城北中心幼儿园的孩子们在家长和老师精心组织下拍摄充满童真的毕业照。中新网资料图 赵春亮 摄

参考一下前几年的吧: 四、待遇 巡回支教志愿者工作生活补贴标准参照用人单位所在地事业单位新聘用工作人员试用期满后的工资水平确定。原标题:2015年农村学前教育巡回支教试点工作志愿者招聘

中新网南昌4月30日电 (记者 王剑)“真金白银”支持学前教育,江西省财政厅30日对外公布的学前教育财政支出决算数据,2019年全省学前教育支出36.7亿元,较上年增长28.8%。

十二年义务教育,是指将高中教育纳入到义务教育范围之内从而推行十二年义务教育,中国特区、民族地区、浙江、广东、河北多地都尝试了高中免费教育,取得很好反响。但主要还集中在民族地区、沿海等发达地区

江西省财政厅相关负责人介绍,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学前教育工作,将发展学前教育列入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和重要民生工程,连续实施三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进一步推动全省学前教育改革发展。该省通过推进教育领域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加快建立权责清晰、财力协调、区域均衡的省与市县财政关系,充分调动各地因地制宜发展区域内教育事业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也明确,我国的教育投入是以政府投入为主、多渠道筹集教育经费的体制,义务教育全面纳入财政保障范围,实行国务院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根据职责共同

2019年,江西全省学前教育支出共36.7亿元,较上年增长28.8%,其中省财政统筹安排中央转移支付和本级财力共下达18.5亿元。

教育部为进一步完善具有中国特色的高等职业教育体系和高等教育多元化选拔录取机制,贯彻落实《教育部财政部关于实施国家示范性高等职业院校建设计划加快高等职业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意见》(教高[2006]14号)

该负责人表示,为落实省级财政权责,统筹做好省财政保障职能,省财政厅通过制定“三个标准、两项制度”,进一步探索建立生均拨款、收费、资助、培训一体化的学前教育运转保障机制。

江西省为学前教育财政制定了“三个标准”:一是生均公用经费标准,明确公办幼儿园生均公用经费标准为不低于600元/年;二是制定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奖补标准,从2020年起,对教育部门认定的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由幼儿园审批属地同级财政部门按照每生每年不低于200元标准进行补助;三是制定保教费收费标准,制定公办幼儿园保教费收费标准,实行动态调整。

据介绍,2020年,江西省级财政在预算安排中新增1亿元,省级资金总量达到13亿元,支持各地学前教育发展,提高全省学前教育公共服务水平,保障全省适龄幼儿接受更加公平、有质量的学前教育。(完)

转移支付的概念转移支付(transfer payment)又称无偿支出,是指政府或企业的一种不以购买本年的商品和劳务为目的而作的支付,即政府或企业无偿地支付给个人或下级政府,以增加其收入和购买力的费用。它是一种收入再分配的形式。转移支付是包括养老金、失业救济金、退伍军人补助金、农产品价格补贴、公债利息等政府与企业支出的一笔款项。这笔款项在西方国家是不计算在国民生产总值中的,其原因在于这笔款项的支付不是为了购买商品和劳务,所以将其称作转移支付,有时也称转让性支付。2.我国的转移支付制度我国在1994年实行分税制体制改革前,我国做了大量的财政转移支付的工作,1994年实行分税制体制改革后才从西方引进了转移支付的概念。我国中央财政是从1995年开始正式实施过渡期转移支付办法。根据IMF《政府财政统计手册》中的支出分析框架,政府转移支付有两个层次,一是国际间的转移支付,包括对外捐赠、对外提供商品和劳务、向跨国组织交纳会费;二是国内的转移支付,既有政府对家庭的转移支付如养老金、住房补贴等,又有政府对国有企业提供的补贴,还有政府间的财政资金的转移。一般我们称的财政转移支付,是指政府间的财政资金转移,是中央政府支出的一个重要部分,是地方政府重要的预算收入。在西方国家,财政支出的重要分类就是分购买支出和转移支出。3.转移支付的类别转移支付又分政府的转移支付、企业的转移支付和政府间的转移支付:①政府的转移支付。大都具有福利支出的性质,如社会保险福利津贴、抚恤金、养老金、失业补助、救济金以及各种补助费等;农产品价格补贴也是政府的转移支付。由于政府的转移支付实际上是把国家的财政收入还给个人,所以有的西方经济学家称之为负税收。举例:如资料一中图1的“税收返还”;资料二中的一之6、7项即为此类。②企业的转移支付。通常是指企业对非赢利组织的赠款或捐款,以及非企业雇员的人身伤害赔偿等等。转移支付在客观上缩小了收入差距,对保持总需求水平稳定,减轻总需求摆动的幅度和强度,稳定社会经济有积极的作用。通常在萧条来临时,总收入下降,失业增加,政府拨付的社会福利支出也必然增加。这样,可以增强购买力,提高有效需求水平,从而可以抑制或缓解萧条。当经济中出现过度需求时,政府减少转移支付量,可以抑制总需求水平的升高。当然,对于过度膨胀的需求而言,这种抑制作用是微乎其微的。举例:如企业从员工工资里提取一定比例的金额用来交保险费养老费等;企业转移支付包括对非营利组织的社会慈善捐款和消费者呆账。因为现在各国都要求企业承担社会责任,即上缴“转移支付”,企业是以营利为目的的组织,不可能用税后利润去对非盈利性组织进行捐款,那样会提高商品的价格,把多承担的成本(即承担的社会责任)转移给消费者,形成的差价就是“转移支付”。③政府间的转移支付。一般是上一级政府对下级政府的补助。确定转移支付的数额,一般是根据一些社会经济指标,如人口、面积等,以及一些由政府承担的社会经济活动,如教育、治安等的统一单位开支标准计算的。政府间的转移支付主要是为了平衡各地区由于地理环境不同或经济发展水平不同而产生的政府收入的差距,以保证各地区的政府能够有效地按照国家统一的标准为社会提供服务。举例:如资料二中的“一般性转移支付”;资料一中对各省和计划单列市的转移支付即属此类。有时,政府的某些支付不是从一些居民收入中征收上来的,如用增发货币、出卖债券所得来支付福利、救济金,它显然不带有从一些居民转移到另一些居民手中的特点。但在西方经济学家看来,尽管它与前述支付款项的来源不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即它同样不是政府直接用来购买商品和劳务,这种支付仍然被看做是转移支付。转移支付是政府财政预算的一个组成部分。财政盈余等于税收减去政府在物品与劳务上的开支与转移支付之和后的余额。注:一般性转移支付—是指中央政府对有财力缺口的地方政府(主要是中西部地区),按照规范的办法给予的补助。包括均衡性转移支付、民族地区转移支付、农村税费改革转移支付、调整工资转移支付等,地方政府可以按照相关规定统筹安排和使用。专项转移支付—是指上级政府(在我国一般指中央、省、市级政府)为实现特定的宏观政策目标,以及对委托下级政府代理的一些事务进行补偿而设立的专项补助资金。资金接受者需按规定用途使用资金。资料一:2015年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分布图哪些省份拿得多、哪些拿得少?作者:孙不熟财政部首次披露了中央财政转移支付的地理分布图。2015年中央财政一共向31个省份拨付了总额5.5万亿元的财政资金。5.5万亿是个什么概念?2015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是15.43万亿元,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是6.9万亿元。5.5万亿相当于中央财政收入的80%,全国财政收入的35.6%。5.5万亿是怎么花出去的?分三个类别,第一类是一般性转移支付,这笔资金是2.8万亿。第二类是专项转移支付,大约是2.2万亿。第三类是税收返还,大约是5千亿元。图1 转移支付类别比例5.5万亿中央财政都花到哪些地方去了?来看看下面这个图表,哪些省拿得多,哪些省拿得少,一目了然。图2 各省市转移支付规模图4 计划单列市转移支付规模据此,我们可以发现,5个计划单列市虽然享有省一级省级财政管理权限,但在享受中央转移支付上,还是与普通省份有很大差距的。看总量,四川获得中央财政的拨款最多,其次是河南、湖南、湖北、云南、黑龙江、安徽、新疆、河北与贵州。前十名为什么是这些省份?第一个标准是经济发展程度。很明显,前十名中没有一个来自发达的东部地区,全部来自中西部与东北地区。所以,决定中央财政往哪拨的第一个标准就是经济发展水平,哪里落后哪里就拨款多。第二个标准是人口。可以看到,中部六省的拨款量,从高到低分别是河南、湖南、湖北、安徽、江西、山西,这个排名与中部六省的人口总量排名完全一致。所以,决定中央财政往哪拨的第二个标准就是“人口数量”,哪里人多哪里的拨款就多,比如四川、河北两个人口大省,获得的拨款总量也比较大。第三个标准是地区因素。可以看到,按人均拨款量,前几名分别是西藏、青海、新疆、宁夏、内蒙古、甘肃、贵州、黑龙江、吉林、海南,这些省份大多处在边疆地区,获得的政治考量相对较多,其财政拨款也相对较多。比较没有想到的是重庆、天津。一般认为这两个直辖市受到中央财政的极大支持,但看2015年的数据,两地获得财政拨款,无论是总量还是人均,在全国都排在中下游水平。略微有点吃亏的是江西、山西与辽宁三个省份。东三省中,辽宁的经济发展态势最差,人口最多,但获得的拨款量却最少;山西经济也差不多是负增长,但获得的拨款量却十分靠后。当然,山西与辽宁毕竟还算富过,江西却一直是落后地区,在中部六省中,江西的经济发展水平一直倒数第一,但无论是拨款总量,还是人均拨款量,都少于经济发展相对较好的河南、湖南、湖北与安徽。当然,本文只罗列了2015年的数据,此前的数据并不清楚,不能因此推断中央财政不偏爱这三个省份。更重要的是,中央财政向地方拨款,还要考虑到当地具体的经济发展需求。最近几年,河南、湖南、湖北、安徽等省份的经济发展搞得有声有色,其对资金的实际需求也相对较大,中央财政在拨款时酌情给予奖励也是可以理解的。税收返还数据排名与GDP排名基本吻合,从高到低分别为广东、江苏、山东、浙江、上海。GDP总量越大的地区,税收贡献也大,其返还数据也相对较多。比起中央财政的转移支付,更有意思的数据是各地对中央财政的贡献程度。比如,重庆2015年贡献的国税总额是1188.2亿元,比中央财政对重庆的转移支付(1319.91亿元)还少一点。除了重庆,至少还有湖南、湖北、四川等省份的国税总额也少于中央财政对他们的转移支付。而东部发达沿海省份则正好相反,江苏广东上海等发达地区创造的国税总额远远多于中央财政对当地的转移支付。关于这个问题的数据与分析,有机会我们再聊。当然,必须强调的是,各地创造的国税总额并非全额上交中央财政,扣除给地方留成的那一部分后才是上交给中央财政的。目前,中央财政占据全国财政收入的比例大概是44.8%,这一比例在全球属于中游水平,如果再算上地方政府的土地出让金,这个比例只会更低。在发达国家,中央财政收入占全国财政收入的比重一般比中国还高,联邦制国家相对较低,但美国、德国的比例也分别达到56%与65%。所以,有学者将中国的财政体制形容为“财政联邦主义”,是有一定道理的。另外,中国地方政府的财力其实也不算太低,此前有关分税制的各种批评存在矫枉过正的成份。资料二:关于2016年中央对地方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预算的说明2016年中央对地方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预算数为58030亿元,比2015年执行数增加2810.21亿元,增长5.1%。如加上使用以前年度结转资金1066亿元,预算数为59096亿元。具体情况如下:一、一般性转移支付2016年一般性转移支付预算数为32017.82亿元,比2015年执行数增加3492.05亿元,增长12.2%。如加上使用以前年度结转资金584亿元,预算数为32601.82亿元。其中:1.均衡性转移支付预算数为20392.25亿元,比2015年执行数增加1889.98亿元,增长10.2%。主要是按照改革完善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制度的要求,大幅度增加均衡性转移支付。如加上使用以前年度结转资金480亿元,预算数为20872.25亿元。(1)重点生态功能区转移支付预算数为570亿元,比2015年执行数增加61亿元,增长12%。(2)产粮大县奖励资金 预算数为392.77亿元,比2015年执行数增加22.04亿元,增长5.9%。(3)县级基本财力保障机制奖补资金预算数为2045亿元,比2015年执行数增加267亿元,增长15%。(4)资源枯竭城市转移支付预算数为186.9亿元,比2015年执行数增加8.9亿元,增长5%。(5)城乡义务教育补助经费预算数为1352.91亿元,比2015年执行数增加120.09亿元,增长9.7%。(6)农村综合改革转移支付预算数为338.2亿元,比2015年执行数增加15亿元,增长4.6%。2.老少边穷地区转移支付预算数为1537.91亿元,比2015年执行数增加280.96亿元..内容来自www.egvchb.cn请勿采集。

www.egvchb.cn true http://www.egvchb.cn/seduzx/123753/392292419.html report 8040 为您提供全方面的江西学前教育财政支出36.7亿元 公办生均标准不低于600元/年相关信息,根据用户需求提供江西学前教育财政支出36.7亿元 公办生均标准不低于600元/年最新最全信息,解决用户的江西学前教育财政支出36.7亿元 公办生均标准不低于600元/年需求,原标题:江西学前教育财政支出36.7亿元公办生均标准不低于600元/年江西省新余市城北中心幼儿园的孩子们在家长和老师精心组织下拍摄充满童真的毕业照。中新网资料图 赵春亮 摄中新网南昌4月30日电(记者王剑)“真金白银”支持学前教育,江西省财政厅30日对外公布的学前教育财政支出决算数据,2019年全省学前教育支出36.7亿元,较上年增长28.8%。江西省财政厅相关负责人介绍,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学前
  • 猜你喜欢
马洪刚决战澳门 湖北11选5遗漏 真准网 河北河北十一选五 宁夏十一选五派彩 安徽省十一选五开奖 香港六合彩天线宝宝 新疆35选7历史开奖结果 11选5前三直选复式表 3d今日开奖号码 长荣慧国际 广东十一选五爱彩乐 广东11选5开奖 中金e配 安徽11选5号码遗漏分析表 三分彩 广东十一选五每期* 体彩排列三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