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学坤:马克思恩格斯的大学观

来源:SOHU  [  作者:察网   ]  责编:李秀丽  |  侵权/违法举报

1843年因为马克思在报上发表了一篇批评俄国沙皇的文章,马克思因此失业,因为这篇文章,马克思认识了弗里德里希·恩格斯。1842年11月底,当恩格斯走进编辑部见到马克思时,在进行自我介绍之后,他显然是提及鲍威尔兄弟来寻找深入交流的话题。此前,马克思对自学成才的恩格斯则是十分陌生的,恩格斯没有柏林大学的正式求学经历,由于马克思结怨于鲍威尔兄弟,对恩格斯没有任何好感,只是表现出不耐烦地应付几句了事。恩格斯后来说这是“十分冷淡的初次会面”,并且鉴于鲍威尔猛烈批判宗教神学的重大影响,恩格斯对马克思的观点甚至还表示怀疑。这样看来,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初次会面显然是不成功的。扩展资料:从发展的观点来看,思想感情也与任何事物一样,也在不断变化发展之中,问题的关键在于用什么态度和方式方法去正确对待和妥善处理已经出现的矛盾和挫折。珍视友谊,热爱共同的事业,是弥合矛盾的根本思想动力。马克思和恩格斯是为了无产阶级革命事业而结成深厚友谊的战友,绝非那些为一时意气和庸俗利益而苟且一起的同伴。而且他们的友谊经受了漫长而复杂的革命斗争的考验,具有坚实的阶级基础和共同理想、伟大事业的前提。因此,他们能在因不幸遭遇的影响而导致感情裂痕后,仍能以事业为根基,视友谊为生命,很快清醒过来,理智地陈述原委,检讨错误和过失,及时修补裂痕,弥合矛盾。参考资料:人民网-恩格斯与马克思主义www.egvchb.cn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马克思和恩格斯能够创立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有着深刻的历史必然性,表现在: ①历史背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十八世纪末到十九世纪初的欧洲的一些主要国家已占统治地位。首先由英国开始的工业革命,使生产力迅速地发展起来,另一方面也使资本主义社会性的制度固有矛盾明朗化,尖锐化。资本主义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19世纪的大学被统治阶级所控制,资产阶级把对于各层次教育的控制和垄断作为巩固其精神领导地位、实现政治统治的基本手段。资本主义的大学不是代表社会共同利益的机构,而是政府的工具,明显地暴露出资本主义生产的精神,教师正在成为大学中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劳动者。大学的教育自由也只是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并在国家监督下的自由。资本主义的大学教育在本质上仍是阶级的教育,完全是为资产阶级服务的,无产阶级的革命意识必须在无产阶级革命者创办的革命学校中培养。理想的大学教育应是人民性的,是全面自由的教育。大学教育要同物质生产相结合,让教育成为解放人的力量。大学要成为“为新世界创造物质基础的使命”重要承担者。

A啊 世界观分唯物、唯心,马克思显然唯物 方法论是辩证法嘛

19世纪大学是社会中的重要部门之一,马克思恩格斯对于资本主义社会的研究必然包含对大学的诊断与批判。教育在马克思恩格斯的以人的全面发展为目标的人学理论体系中占据重要位置,马克思恩格斯对于教育的批判与研究中也必然涉及大量的高等教育和大学的内容。高等教育始终在他们的改造社会的整个设计之中。马克思恩格斯的思想不仅为高等教育研究提供基本的方法论,其中的大学观还直接为当今世界的高等教育研究、高等教育发展改革提供理论基础和现实指导。

通过马克思、恩格斯创立《共产党宣言》等科学理论的革命活动以及他们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奋斗的事迹,学习马克思、恩格斯刻苦钻研、勤奋学习、持之以恒的精神;学习他们具有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的崇高理想、坚持真理和为人类事业用于献身的精神、国际主义精神等。

一、马克思恩格斯对19世纪大学的批判

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和早先一些的哲学家如法国的卢梭等人都认为私有制是一种不平等的形式,是剥削压迫侵略奴役偷盗抢劫诈骗强奸等等万恶之源,因此马克思主义创始人认为“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似乎只要消灭了私有制从而就能消灭阶级,就能消灭种种的社会罪恶,

1.大学“一切信息的来源都在政府控制之下”

马克思恩格斯批评了19世纪包括高等教育在内的整个教育被教士阶层和资产阶级控制,阻碍大学变革的状况。

【“教育到处都掌握在天主教教士手里,而教士的首脑们像大封建地主一样,是迫切需要保存现有制度的”。[1]】

资产阶级把对各层次教育的控制和垄断作为巩固其“精神领导地位”[2],实现社会控制的基本手段。

马克思恩格斯还批评了当时德国政府对大学思想自由、教育自由的控制。在《德国的革命和反革命》一文中,恩格斯在论及1848~1849年间德国革命时期的舆论界时写道:

【“在德国要得到任何问题的准确信息都是困难的;在这里,一切信息的来源都在政府控制之下,从贫民学校、主日学校以至报纸和大学,没有事先得到许可,什么也不能说,不能教,不能印刷,不能发表。”[3]】

大学在德国等国家被政府牢牢控制。

资产阶级在19世纪对大学有了大量新期待和新要求,政府以控制大学的粗暴方式来实现其目标。19世纪的欧洲在德国等国家还出现了直接由政府创办和控制的所谓“新兴大学”。

2.大学“明显地暴露出资本主义生产的精神”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19世纪欧洲高等教育的一切变化的集中表现是它的浓重的资本主义属性,这一时期的资本主义的教育法律和教育措施都“明显地暴露出资本主义生产的精神”。[4]

资产阶级革命以后的大学日益资本主义化,它们信奉资本主义的价值逻辑和社会精神,为资本主义辩护,缺少社会批判的精神。马克思恩格斯指出,19世纪的大学不是代表社会共同利益的机构,而是政府的工具。

【“每一种共同的利益,都立即脱离社会而作为一种最高的普遍的利益来与社会相对立,都不再是社会成员的自主行动而成为政府活动的对象——从某一村镇的桥梁、校舍和公共财产,直到法国的铁路、国家财产和国立大学。”[5]】

大学在欧洲一些国家走向国家化,与马克思恩格斯期待的大学的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公共性完全背离。

3.大学教育在根本上仍是“阶级的教育”

马克思恩格斯指出,工业的进步和资本主义的发展没有带动传统大学的历史进步,这一时期的高等教育在根本上仍是“阶级的教育”。[6]其阶级性体现在它完全是为资产阶级和教士阶层服务的,在法德等国大地主阶级也是极重要的服务对象,高等教育没有人民性。恩格斯在1875年10月15日致奥古斯特·倍倍尔的信中,批评俄国的大学只允许上层阶层子弟进入的现象,恩格斯指出,俄国的大学完全是社会上层阶层的工具,为了这一目标政府甚至通过在中学教育中干预毕业考试等方式来破坏青年的命运和前途,这种教育的阶级立场必须要发生革命性变化。[7]

同时,义务教育落后,以及整个中小学教育理念和实践的落后还加剧了高等教育的问题。

【“义务教育也只是在名义上存在,当政府在1843年的议会会议上要使徒有其名的义务教育生效时,工业资产阶级倾其全力来反对,尽管工人坚决表示赞成。 ”[8]】

总之,在19世纪的西方,包括大学教育在内的整个教育没有体现出丝毫的代表无产阶级利益和诉求的精神,这种情况在高等教育领域尤其严重。

4.大学教育自由是“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并在国家的最高监督下的自由”

马克思在《雾月十八日》中摘录了法国宪法第九条的内容,该条写道:

【“教育是自由的。教育的自由应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并在国家的最高监督下享用之。 ”[9]】

5.大学教师正在成为“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劳动者”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大学教师在特定的情况下是生产劳动者,他们受资本主义经济规律的支配。

【“如果一个教师同其他人一起作为雇佣劳动者被聘入一个学院,用自己的劳动来使贩卖知识的学院老板的货币增殖价值,他就是生产劳动者。”[10]】

马克思恩格斯描述了大学教师及其劳动在中世纪的现实,大学和大学教师的劳动的性质在资本主义精神中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大学教授不再仅仅是神性知识和精神的生产者,而是服务于世俗的资本主义生产。而19世纪的这种重要变化,一方面与大学和宗教的距离的变化有关,另一方面源自大学的资本主义逻辑的生成,它导致大学中的劳动被卷入资本主义生产,大学教师日益成为大学中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劳动者。

二、马克思恩格斯对大学与革命关系的论述

1.大学和教授也是一种革命力量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19世纪欧洲部分地方的大学是一种重要的革命力量。在对于1848~1851年间的革命和其他政治事件的分析中,马克思恩格斯把大学作为社会革命中的重要阶层,指出“军队、大学、教会、律师界、学院和报界的显要人物”[11]在革命形势变化中发挥重要作用,随着政治运动形势的变化,大学中的教授们在不断转换他们的政治立场,革命同情者、新哲学的拥护者在增多。

马克思恩格斯肯定了当时部分地方的大学的革命意识和行动。在19世纪,大学、其他社会组织和阶层是首先被卷入革命的力量。大学一方面要对这个社会革命,另一方面又在进行着自我革命。大学正在重构与政府的关系,重构其身份与社会地位,当他们的利益被触及或对现状不满时,他们就会联合起来形成一股反对力量。恩格斯在1851年对德国革命形势的分析中写道:

【“当时只有上层贵族和上层文武官员是现存制度的唯一可靠的支柱;下层贵族,工商业资产阶级,各个大学、各级学校的教员,甚至一部分下级文武官员都联合起来反对政府。 ”[12]】

马克思恩格斯在对欧洲各地革命的观察分析中指出,大学在某些地方是革命的先锋。在谈到整个欧洲的中等阶级反封建和反对教会运动时,恩格斯说道:

【“如果说率先振臂一呼的是一些大学和城市商人,那么热烈响应的必然是而且确实是广大的乡村居民即农民,他们为了活命不得不到处同他们的精神的和尘世的封建主搏斗。”[13]】

2.大学生应和工人一起“承担起战斗的全部重任”

在论述大学的革命性时,马克思恩格斯还把大学生作为考察欧洲革命的重要阶层,表明了对大学生参加革命的态度。马克思恩格斯对大学生参加革命总体上持肯定的态度。恩格斯在分析1848年维也纳革命时写道:

【“一部分工人也武装起来了,每当发生战斗时,他们和大学生总是承担起战斗的全部重任;约4000名装备优良、训练远比国民自卫军要好的大学生,成为革命武装的核心和真正力量,他们决不愿意只是充当安全委员会手里的一个工具。”[14]】

马克思恩格斯指出,通过革命锻炼未来大学生应该成长为“脑力劳动无产阶级”,以更有效地与工人阶级协作战斗,“同自己从事体力劳动的工人兄弟在一个队伍里肩并肩地发挥重要作用”。[15]这段对于具有无产阶级革命意识的大学生的阶级属性的判断和与工人阶级关系的分析比较,对于进一步理解包括中国在内的不同国家的近代革命具有方法论指导意义。

19世纪部分地方的大学生已经在革命中以大学生军团等形式组织起来,恩格斯多次肯定大学生军团的作用,指出他们是革命的重要武装力量。比如在《德国的革命和反革命》一文中,恩格斯写道,“大学生军团是从事运动的党派的堡垒,是经常的鼓动的中心”。[16]马克思恩格斯也多次批评了大学生在革命上的幼稚和冲动,指出了他们革命的局限性。马克思恩格斯指出,大学生与工人相比在阶级意识、革命的坚定性和革命策略技能等方面还有较大差距。恩格斯在《流亡者文献》中指出,他们是“不成熟的大学生”。[17]

3.革命意识必须在无产阶级“自主的教育”中培养

马克思恩格斯在多处论述了大学教育与革命的关系。马克思恩格斯指出,资产阶级大学的教育并不能培养革命的技能和革命的意识。资产阶级大学的教育无法给大学生对于无产阶级生活的苦难性的理解,大学也拒绝向大学生全面揭示资本主义的经济现实。大学生要想走到无产阶级政党的阵营,必须经过艰苦的革命训练,必须向先进的工人学习。

【“没有受过教育的工人要比我们那些高傲的‘有教养的人’高明得多,因为工人对最艰深的经济学论述也很容易理解,而‘有教养的人’对这种复杂的问题却终身也解决不了。”[18]】

马克思恩格斯清醒地认识到很多地方的大学在政治立场上非常摇摆,马克思恩格斯指出,大学中虽有革命的意识,但这种观念根本不可能成为学院教育的内容,革命意识与能力除了参加革命外无法得到发展。恩格斯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文中指出,英国的工人阶级通过创办学校和阅览室等组织培养无产阶级的革命意识,对抗资产阶级控制的学校对于学生的思想控制,工人阶级创办的这些学校和阅览室使学生接受“纯粹无产阶级的教育”[19],社会主义者对于无产阶级教育的贡献还包括翻译先进书籍、创办期刊和出版小册子等。这些是无产阶级的“自主的教育”[20],进而形成包括具有工人阶级特质的利益、原则和世界观的阶级认同,具备革命的力量和才能。因此革命的意识必须在这种社会主义的教育中培养,资产阶级大学不可能成为培养革命意识和革命者的地方。革命者必然要在革命实践中,在社会中磨炼而成,在同样代表革命成果的无产阶级革命者创办的革命学校中培养。

三、马克思恩格斯对未来理想大学的构想

1.大学教育是“公共的事情”

教育的人民性是马克思恩格斯教育理想的最核心内容。人民性是马克思恩格斯对于高等教育和各种教育的基本要求。马克思恩格斯批判了19世纪西方长期以来的“教育垄断”[21],认为相比于私人财产,教育是一种精神要素,在资本主义社会由于普遍利益与私人利益之间的冲突,政治国家与市民社会之间的分裂,教育不可能具有人民性,而必然被私人利益所控制,对资产阶级来说,“阶级的教育的终止在他们看来就等于一切教育的终止”。[22]而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人民立场的教育目标正是对旧教育的终结。教育的人民性是教育摆脱教会和资本家等阶层的控制实现自身目标的根本,是人人接受平等教育的根本途径。在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中,马克思恩格斯反复使用“公共教育”“社会教育”等词汇来阐述教育的人民性,多次把教育称作“公共的事情”。

马克思恩格斯指出,高等教育和一切教育在根本上都是由社会关系决定的。但是共产党人要“改变这种作用的性质”[23],新的教育需要新的社会关系,体现无产阶级利益的人民的社会会使教育价值和性质发生根本性变化。马克思恩格斯的这一思想在对巴黎公社时期的教育的描述等多处都有大量的体现。

马克思恩格斯进一步指出,科学的发展是由生产决定的。近代大学的科学研究的功能的形成源自生产的需要,而这一切的需要又从根本上源自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革命是解放西方大学和学者的基本方式,只有无产阶级革命后的真正的劳动才能回归科学和大学教育的价值。

【“只有工人阶级能够把他们从僧侣统治下解放出来,把科学从阶级统治的工具变为人民的力量,把科学家本人从阶级偏见的兜售者、追逐名利的国家寄生虫、资本的同盟者,变成自由的思想家!只有在劳动共和国里面,科学才能起它的真正的作用。”[24]】

2.理想的大学教育“将使自己的成员能够全面发挥他们的得到全面发展的才能”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教育是一种革命和促进人的解放的重要工具和力量。对于学生来说教育应该是“指导他们未来生活的教育”[25],是能促进学生全面发展进而彻底地消灭阶级的教育。全面发展是教育目的,教育本身要能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理想的大学教育应该是全面的自由的教育。

马克思恩格斯指出,共产主义教育应该是培养全面发展的人的教育,共产主义的教育能够改变分工的状况,改变生产过程中带来的人的发展的片面性。

【“教育将使年轻人能够很快熟悉整个生产系统,将使他们能够根据社会需要或者他们自己的爱好,轮流从一个生产部门转到另一个生产部门。因此,教育将使他们摆脱现在这种分工给每个人造成的片面性。这样一来,根据共产主义原则组织起来的社会,将使自己的成员能够全面发挥他们的得到全面发展的才能。”[26]】

新生产形态所提供的新的经济基础会带来高等教育的更高级的形式,在这一过程中高等教育和所有教育的社会化、公共化程度和水平不断提高,为人的发展和社会进步提供更有力支持。

3.大学教育要“同物质生产相结合”

19世纪的高等教育跟产业之间并没有建立起密切的关系。但是马克思恩格斯在对于19世纪西方的工业生产的分析中已经敏锐地判断出未来大学与产业之间紧密关系的必然性,以及大学将要出现的变化。在马克思恩格斯见证的19世纪后半叶和他们去世后的20世纪里,西方的大学教学和科研紧密结合,这种结合产生的社会能量,以及这种结合引起的大学自身全面转型都验证了马克思恩格斯的这一判断。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从工厂制度中已经萌发出了“未来教育的幼芽”[27],生产劳动是一切未来的新教育的萌芽的土壤,那些新的教育形式是在新的生产形式和生产力水平中出现的,并以此为原因和基础。“生产劳动和教育的早期结合是改造现代社会的最强有力的手段之一。”[28] 这种走进生产劳动的教育能够有力地提高社会生产,继而为新的更美好的未来教育提供生产力的基础。

马克思恩格斯指出,新的教育应追求“教育同物质生产结合起来”[29],使教育与生产劳动互相服务,协同性地推进历史发展。在批评杜林制订的中小学计划和大学计划时恩格斯指出:

【“在社会主义社会中,劳动将和教育相结合,从而既使多方面的技术训练也使科学教育的实践基础得到保障。”[30]】

西方的高等教育在经历了19世纪的社会革命之后同生产劳动和产业之间的结合越来越密切。在这之后的历史时期,西方大学逐渐走入社会的中心成为社会发展的“动力站”和枢纽机构,20世纪80年代西方的创业型大学出现,21世纪大学的新的创新精神正在生成等,这一切都是马克思恩格斯关于大学教育变革的设想的历史实现和证实。

4.大学教育要帮助无产阶级“掌管全部社会生产”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社会的发展变化正在使高等教育的培养目标和使命发生整体性的历史转型,教育要成为解放人的力量。马克思恩格斯指出,未来大学要培养的是新型工业和科学发展所需要的高级专门人才。

【“过去的资产阶级革命向大学要求的仅仅是律师,作为培养政治家的最好的原料;而工人阶级的解放,除此之外还需要医生、工程师、化学家、农艺师及其他专门人才,因为问题在于不仅要掌管政治机器,而且要掌管全部社会生产,而在这里需要的决不是响亮的词句,而是扎实的知识。”[31]】

马克思恩格斯对于大学的这些论断解决的是社会主义大学为谁培养人、培养什么人和怎样培养人等根本问题,是办好社会主义大学应遵循的最核心最根本的理念。当然,马克思恩格斯分析的全部社会生产是19世纪的社会生产,今天已经在内容上发生了重大变化,但是这一大学教育根本原则不变。

5.大学要成为“为新世界创造物质基础的使命”的重要承担者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人民性的、能满足人民生活和发展需要的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未来大学是大学教育理想。“我们应当体验生活,体验完全的生活”[32],包括大学教育在内的所有的共产主义教育都是为了人民的现实生活。大学应该是“为新世界创造物质基础的使命”[33]的重要承担者。社会主义大学的使命变革,对于国家创新体系建设和创新驱动战略的使命自觉,以及大学对于基础研究、开发研究等不同类别研究的态度和大学中研究形态和范式的丰富发展,都是大学对为新世界创造物质基础的使命这一社会主义大学初心和使命的自觉。

综上所述,马克思恩格斯的大学观是社会主义大学理念、精神和制度的最重要理论来源。对于新时代把握社会主义大学的办学规律,推进我国高等教育治理现代化,以及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具有重要的启发价值。社会主义“双一流”大学建设提出的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遵循教育规律,以立德树人为根本,以中国特色为统领,以支撑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服务经济社会为导向等理念和目标,是对马克思恩格斯大学观的当代发展。

【刘学坤,河海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本文原载《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20年第1期,授权察网发布。】

注释:

[1]《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378页。

[2]《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9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09页。

[3]《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362页。

[4]《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60页。

[5]《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65页。

[6]《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8页。

[7]《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10~417页。

[8]《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24页。

[9]《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83~484页。

[10]《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8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27页。

[11]《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89页。

[12]《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369页。

[13]《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10页。

[14]《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383页。

[15]《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46页。

[16]《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11页。

[17]《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371页。

[18]《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702页。

[19]《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73页。

[20]《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74页。

[21]《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9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99页。

[22]《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8页。

[23]《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9页。

[24]《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04页。

[25]《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55页。

[26]《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689页。

[27]《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9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339页。

[28]《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49页。

[29]《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3页。

[30]《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9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339页。

[31]《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46页。

[32]《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9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25页。

[33]《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691页。

精神:牺牲个人利益,奉献社会,励志为人类谋幸福的远大抱负,积极投身革命实践的精神。品质:一、刻苦钻研,不懈追求,致力于攀登科学高峰二、精心研究,严谨治学,力求思想不断深化三、审时度势,勇于更新,及时调整战略方针四、与时俱进,随时关注新情况、提出新创见向左转|向右转扩展资料:马克思主义的不同趋向和流派,在分析研究发达资本主义社会出现的新情况和新现象的基础上,在一定程度上揭露了资本主义制度的痼疾和问题,探索了西方革命的途径,并且批评了苏联社会主义模式的弊端和缺陷。但是,由于它们脱离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科学世界观和方法论,因而没有能够为现代西方社会指出一条摆脱资本主义、走向社会主义的道路。牺牲个人利益,奉献社会,励志为人类谋幸福的远大抱负,积极投身革命实践的精神。马克思对哲学的最大贡献是将实践概念引入哲学,使哲学同现代无产阶级(工人阶级)的解放联系起来了,将这个哲学彻底运用于社会历史领域导致了唯物史观的产生。在唯物史观的指导下,马克思分析和研究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基础从而发现了剩余价值,指出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而这个专政又是从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的过渡、演变而来。马克思认为,在人类历史上,科技的进步提高了劳动生产率,从而剩余产品增多,使得人类有可能在自身中实行脑体分工。这种分工一方面大大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和文明的进步,使人类从原始社会的野蛮阶段走了出来,进入文明时期;另一方面,脑体分工本身就是最初阶级划分的基础,由于分工和私有制的出现,使垄断精神生产的剥削阶级分子与承担全部体力劳动的劳动阶级处在根本利益相互对抗的关系之中,人类自此进入阶级社会。阶级社会几千年的发展,不过是剥削阶级对劳动人民剥削的程度以及劳动人民对剥削阶级依附的具体方式的变化。马克思作为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他不仅以自己的毕生心血为人类留下了一座巨大的思想理论宝库,同时也在治学方面为人们树立了光辉榜样。恩格斯是卡尔·马克思的挚友,被誉为“第二提琴手”,他为马克思从事学术研究提供大量经济支持。马克思逝世后,将马克思遗留下的大量手稿、遗著整理出版,并众望所归地成为国际工人运动的领袖。参考资料:百度百科—恩格斯 百度百科—卡尔·马克思内容来自www.egvchb.cn请勿采集。

www.egvchb.cn true http://www.egvchb.cn/seduzx/425345/392334801.html report 13548 为您提供全方面的刘学坤:马克思恩格斯的大学观相关信息,根据用户需求提供刘学坤:马克思恩格斯的大学观最新最全信息,解决用户的刘学坤:马克思恩格斯的大学观需求,原标题:刘学坤:马克思恩格斯的大学观马克思恩格斯认为,19世纪的大学被统治阶级所控制,资产阶级把对于各层次教育的控制和垄断作为巩固其精神领导地位、实现政治统治的基本手段。资本主义的大学不是代表社会共同利益的机构,而是政府的工具,明显地暴露出资本主义生产的精神,教师正在成为大学中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劳动者。大学的教育自由也只是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并在国家监督下的自由。资本主义的大学教育在本质上仍是阶级的
  • 猜你喜欢
马洪刚决战澳门 三分pk拾人工计划全天 甘肃十一选五 广东南粵36选7走 天津快乐十分实时开奖 3d字谜图谜总汇九 安徽25选5开奖结果 福彩黑龙江p62开奖结果 云南快乐十分钟开奖走势图 河北福彩排五开奖结果 北京快3金来6059。vip 1分赛车定位胆 广东地方好彩一 浙江十一选五最牛走势图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20011542期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奖金 上海11选5今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