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伏龙芝学院为中国培养了多少军事人才?

来源:SOHU  [  作者:冷热军事史   ]  责编:张华  |  侵权/违法举报

有,伏龙芝军事学院现在已经并入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诸兵种合成学院,但俄罗斯人仍习惯将其称为伏龙芝学院,目前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诸兵种合成学院有来自各国的留学生,包括中国留学生在内。我记得俄罗斯独立后第一批中国军事留学生是1996年入学的,有42人,在各个军校学习,当然也包括伏龙芝,网上还能查到在伏龙芝留学的中国留学生发表的回忆文章,应该是在解放军报上的。俄罗斯伏龙芝军事学院与美国西点军校,英国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黄埔军校并称世界“四大军校”。伏龙芝军事学院中国班只有6人,刘云、刘伯承、左权、屈武、陈其科、黄第洪,6人都是中共党员,刘云为支部书记。左权是作为黄埔一期优秀生,1925年12月被保送到苏联中山大学习,1927年转入伏龙芝军事学院,刘伯承到伏龙芝时,左权已经在这里学习一年多了,左权为人忠厚、诚恳、热情,刘伯承十分喜欢和这个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年轻人探讨问题,交流经验,刘后来回忆到:"我们在做高加索战术作业时,战术指导员很器重其谨厚,常称赞于同学中,他在自修与教学时,非常勤勉虚心,笔记教材都整理有次。左权对刘伯承也很钦佩和尊敬,那时刘已是我军知名的高级将领,自己还是一个无名气的军校学员,刘虽身穿将军服,但从不摆资历与架子,和蔼如同兄长。两人志同道合,相互帮助,顺利完成了伏龙芝规定的学业。1930年左权与刘伯承等一道回国,后任红15军军长兼政委,1932年6月由于中山大学时所谓"托派"嫌疑被免职,调红军学校任教官,那时刘在中央苏区正好任红军学校校长,两位老战友又一次相逢了。当时左权非常郁闷,刘伯承常开导他要相信组织,不要着急,问题总会搞清楚的,同时还希望他发挥特长,为红军培养出高素质的指挥员来。抗日战争开始后左权任八路军副总参谋长,1942年5月左权在辽县"反扫荡"中英勇牺牲,刘伯承闻讯后手握与左权共同校译的《合同战术》,悲痛异常,伏龙芝军事学院的往事又浮现在眼前,泪水模糊了双眼。屈武是六个人中最戏剧的一位,他曾是"五四"运动中的活跃分子,作为北京学生代表提出"外抗强权,内除国贼",慷慨陈辞,据理力争,以头撞壁,血溅总统府,是为惊世之举。屈武的举动颇得国民党元老于右任的赞许、器重,把女儿嫁给了他。于右任还曾介绍他在上海晋见孙中山先生,面聆教诲。1924年,他又代表李大钊前往天津迎接孙中山北上。孙中山委派屈武赴陕西宣传国民党一大的精神。1925年,屈武在北京大学读书时,由王若飞、刘天章两同志介绍由共青团员转为中共党员。1926年被选为国民党第二届中央候补执行委员,同年,经李大钊同志同意,屈武赴苏学习,即转为苏共党员。他曾在莫斯科中山大学与蒋经国等人同学;后转至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与刘伯承是同学,两人关系极好,无话不谈,刘伯承曾对屈武说:"愿意早日回国,到朱德、*领导的井冈山去,协助指挥战斗。1930年,中央调他和刘伯承等在苏联的同学回国工作。屈武与刘伯承一道都上了火车。但屈武突然眷恋起了留在苏联的新婚的妻子。他想到,自己要国了,应该与妻子道个别,作个交代。他想着想着,竟然做出了一个几乎改变他一生的大胆的决定,和谁也没说,他一个人就跳车了,不料他一回家就被克格勃抓了起来。随即被开除联共党籍,判刑十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屈武恢复了自由,并申请回国参加抗战。1939年,通过于右任、邵力子的关系,他回到了国内。一到重庆,他就找到周恩来,要求恢复组织关系。周恩来说,你现在的身份,更便于工作。他先后出任国民党中央训练团干事,军委会少将参议兼苏联军事顾问处副处长、中苏文化协会总会秘书长等,还在孙科的立法院工作过。抗战胜利后,屈武遂被任命为迪化市长。张治中来北京参加和谈时,屈武是国民党和谈代表团顾问,为党做了有益的工作。和谈破裂后,张治中留了下来,屈武则回到新疆,策划起义。屈武在新疆和平解放进程中,起了相当的作用。建国后,屈武担任政务院副秘书长。有一次与刘伯承在会议上相遇,谈论起往事,都不胜唏嘘,曾为伏龙芝军校同窗,刘是统兵一方的大将,而屈武早已是远离沙场,命运只在一念之差。1950年,屈武向李克农提出恢复1925年党籍的请求。中央组织部安子文报请中央审批。刘少奇批示,党籍不予恢复,可准其重新入党,免除候补期。1950年12月12日,李克农、徐冰介绍屈武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后来屈武又向中央多次申请恢复自己党籍的事情,他那时已经是全国政协副主席,考虑到多方面的因素,事情又比较复杂,最后还是没能了却了他的这个心愿。刘云,黄埔军校一期生中最亮的星,蒋介石也对他赞赏有加,刘原名刘可炳,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因参加学生运动被法国政府驱逐回国,旋即入广州西江陆军讲武堂学习。不久,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24年6月,刘云转入黄埔军校第一期学习,担任学生队队长,"青年军人联合会"负责人之一,创办会刊《青年军人》等进步书刊。毕业后出任孙中山大元帅府航空局军事飞机学校教务主任兼党代表,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依靠仅有的两架老式教练机,为学校培训出首批10名飞行员。在讨伐军阀陈炯明的东征战役中,他多次驾机飞往陈炯明老巢惠州,侦察敌情,散发传单,投掷炸弹,成为中国航空史上最早驾机作战的共产党员人。1925年9月,刘云受广州国民政府委派,赴苏联第二飞行学校学习深造。1926年冬,转入莫斯科伏龙芝军事学院(即陆军大学)学习,担任中国班班长。1930年6月,奉命与刘伯承、左权等一起回国。任中共中央长江局军委委员兼长江局红军总参谋长。在白色恐怖中,先后化名刘志明、李志浩、宋推、以商人、教员等身份,出入武汉三镇,积极组织和领导鄂东南等地的工农武装斗争。同年8月,刘云根据中央命令:迅速将鄂东南武装部队组成红25军,准备进攻武汉。为此,他冒风险,亲自到龟山、蛇山等处勘察地形,制定暴动计划,以便接应红军的到来。9月2日,因叛徒出卖,在与有关同志接头时,被捕入狱。蒋介石闻讯抓获了刘云后,深知其之才能,连夜乘机飞赶往武汉亲自劝降。刘云大义凛然,痛斥蒋介石是国民革命的无耻叛徒。蒋介石勃然大怒,并以杀头相威胁。刘云傲然回答:"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9月6日,被蒋介石密令处于死刑。刘云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国革命成功万岁"英勇就义。时年26岁。陈其科,经历不详,同学六人中最可惜的一位,堪称出师未捷,史料称1930年陈其科与刘伯承等从伏龙芝军事学院回国后在上海中央等待分配,后经上海赴湘西苏区途中不幸被捕,英勇就义,与向警予等烈士一起葬在长沙革命烈士陵园。黄第洪,黄埔一期毕业生,与陈赓等是同学,在校时思想革命,积极要求进步,深得政治部主任周恩来器重,是周恩来最得意的弟子之一,后与左权一起被保送到苏联学习深造,1930年与刘伯承等人从苏联回到上海后,目睹了国统区革命的低潮与党内斗争的残酷,思想上逐渐开始发生变化,消极堕落,悲观失望,最后秘密向国民党自首,并有给蒋介石的亲笔书信,黄第洪在信中向"校长"表示,"学生"因在共产党内不得意,愿意改过自新,重新追随校长,恳请校长拨冗接见。黄第洪称,最近周恩来准备会见他,他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协助国民党抓住周恩来。信中还附有联系地址,希望让国民党方面尽快找他接头。蒋介石看了信不禁喜出望外。过去悬赏重金都没有能够抓住周恩来,而现在机会却送上门来了。他立即召见陈立夫,要他务必切实办理。后书信被上海中央特科内线获悉,周恩来在确认黄已叛变的情况仍希望其回心转意,黄仍不悔改,不得已周下令陈赓率红队将其击毙www.egvchb.cn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它以\"创造革命军来挽救中国的危亡\"为宗旨,为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培养了大批优秀的军事人才,在当时是与美国 西点军校、日本士官学校、英国皇家军官学校、苏联 伏龙芝 红军大学齐名的世界著名军校之一。

NO.1027 - 伏龙芝学校的中国学员

反观伏龙芝军校,是苏联建立后才成立的,中国当时和苏联关系不好,去的人主要是GCD的,非主流 因此在国内,名声不如日本陆军士官学校 但在国际上,自然是伏龙芝的名气更大 毕竟士官学校只是培养初级军官的

作者:佑陵 / 编辑:冷小军

国外的军事学院应该不招普通的中国学员。一般都是军队选送的,或者交换的。

投稿、转载与合作请联系微信号potereio

(3)俄罗斯的伏龙芝军事学院:前苏联出元帅的地方;(4)英国的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英国陆军两所历史悠久的军校—皇家军事学院和皇家军事大学;(5)法国圣西尔军校:拿破仑·波拿巴成立的一所军官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我军有相当数量一批军官在苏联军校学习。建国后第一次授衔时就有5名元帅、3名大将、7名上将、8名中将和7名少将有过在苏联学习的经历。这其中最具传奇色彩的是1928年进入伏龙芝军事学院的学员。

伏龙芝军事学院为苏联武装力量培养了大批军事人才,它的毕业生成为苏联军队的中坚力量,在战争与和平年代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因此伏龙芝军事学院也成为世界上最有盛誉的著名军校之一。学院还为其他国家军队

红军的头脑:伏龙芝军校与中国

伏龙芝军事学院是一所专门为苏联红军培养高级军事指挥人才的最高军事学府, 与美国的西点军校、英国桑德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法国圣西尔军校并成为世界「四大军校」

桑德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

伏龙芝军校的前身是沙俄时代的尼古拉耶夫斯基参谋部军事学院。这所军校在沙俄时期就是专门为培养高级军官设置的。在十月革命之后,苏联将这所军事学院改组为工农红军总参谋部学院,1921年改为工农红军军事学院。

为了纪念苏联红军卓越的军事统帅及军事学院的前任校长伏龙芝,1925年改名为工农红军伏龙芝军事学院(又称陆军大学)。苏联红军时代近30名苏联红军元帅毕业于该军校,故有红军大脑的美誉。

伏龙芝

1925年第一次国共合作期间,伏龙芝军校就开始接纳中国学员。当时进入伏龙芝的中国学员都是国共双方在黄埔军校的学员。时任军政部长的程潜保送了左权、陈启科、李拔夫、萧赞育四人进入该军校。但是由于这四人当时都不懂俄语,只得先进入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俄语。

1926年蒋介石却选拔贺衷寒等四个自己得意门生顶替了这四个人进入军校。这四人也不懂俄语,但是在这四人已经取得了很高的军衔又有蒋介石的支持,所以贺衷寒等四人就取得了这四个名额。但随着国共决裂贺衷寒等国民党学员的学习也随之结束。

莫斯科中山大学

1927年南昌起义后,苏联为支持中国革命,在伏龙芝军校设立中国特别班。专门培养军事干部。这个中国班只有6人,分别是刘伯承、刘云、屈武、陈启科、黄第洪、左权。这6个人进入伏龙芝军校的时间也并不一样。刘云最先进入,早在1927年3月就进入伏龙芝军校学习。屈武、陈启科、黄第洪、左权这四个人则是根据军事学院的第158号命令进入军校。

刘伯承是最后进入,因为他1927年参见南昌起义,在起义失败后被中央送到苏联学习军事。刘伯承一点俄语都不会,所以无法和前面五个人一起进入伏龙芝军校,只得先进入高级步兵学校学俄语打基础,一年后才进入伏龙芝军校。

刘伯承

伏龙芝军事学院对这批中国学员给予厚望。 在培训要求中要求的目标是培养省级和州级军事司令部党委的领导,师级各兵种合成部队的指挥官,培养中国工农红军高级军事将领

繁重的学业优厚的待遇

1928年伏龙芝军事学院的学制为三年。每学年分为冬夏两季。冬季为理论教学,夏季为实操作业。伏龙芝军校的课程很系统也很前瞻,从最基本的步兵战术到最新的空军战术、装甲兵战术都有教学。不但重视实践在理论上同样不放松,有军事艺术、军事工程、军事史,社会形态等理论科目。

伏龙芝军校在课时安排上也很有特色。冬季以学时(45分钟)计算,一年级的冬季学时为830学时、自习学时为721小时,夏季学习时间为52天,312小时。第二年与第一学年大体相同,第三学年要求学员提交毕业论文。

当时伏龙芝军校的教学力量极为强大,教授战术的是被誉为 红军灵活战术之父」的 特利安达菲洛夫,教授战略的是被誉为 红军拿破仑」也是大纵深理论的提出者 图哈切夫斯基。在学校期间,苏军为了配合学员开展教学,曾数次动用海军、空军进行联合演习。这在当时来说是极为宝贵的学习经验。

伏龙芝军校有当时苏联最好的物质保障。全天供应热水,能保证所有人每天都能洗上热水澡。还经常组织学员观看电影,参观博物馆,进行体育比赛,观看文艺演出。

图哈切夫斯基

中国学员在莫斯科中山大学时,每个月只有10卢布的的奖学金,进入伏龙芝军校之后每个月能领到100卢布的津贴。能享受到苏联中高级干部的待遇。周末时间学员大多聚在一起做中餐。可以说在生活待遇上中国学员是极其优厚的。

不同的评语不同的人生

到了毕业时,军校给每个学员都有评语。比如后来担任八路军副总参谋长的左权,伏龙芝军校给的评语为 政治积极中等,总体发展良好。平静、自信、沉稳克己,未发现不合时宜的行为。俄语掌握得不太好,但可以独立研习发予其的俄文资料。能够用俄语表达自己的想法,军事上相符于全班总体水平,即中等偏上一些。处理情况时略迟缓,但足够自信。对技术斗阵非常感兴趣。政治方面的发展良好。」

当时左权正受到王明的迫害被打成托派,但伏龙芝军校给他的评价却很中立,并未对其进行不实的批评

左权

左权的同学陈启科,伏龙芝军校的评价却并不好。给的评价是 在校守纪律,总体发展可以,略有些自负体弱,军事方面总体训练合格」结论是 对于独立工作还没准备好,政治上的坚定性需要考验」。 正是这位被说成 政治上的坚定性需要考验 的同志刚回国就被叛徒出卖,在武汉被捕,在狱中陈启科展现出一位共产党人的品质,英勇就义

回国后同样遭到叛徒出卖的还有刘云。刘云是我军早期的空军人才,早在东征时期就驾驶飞机轰炸叛军。在伏龙芝军校时他作为班长党支部书记。伏龙芝军校给与的评价是军事合格,政治发展很好,善于技术工作。而这位很有希望的人才却死于叛徒手中年仅三十岁。

红军

中国特别班中也出现了可耻的叛徒。黄第洪在回国后对于革命前途悲观失望。很快就投降了国民党,并企图帮助国民党特务诱捕周恩来。所幸被特科提早发觉,被果断清除。 这位学员在伏龙芝军校时苏联的评价就不高,政治上只给了一个及格。可见伏龙芝军校的评价体系还是很有洞察力的

伏龙芝军校中最可惜的要数屈武。他是被中央专门派到伏龙芝学习军事的。在校期间被军校评价为 「俄语水平好,军事准备足」, 比其他学员更适合独立工作」 。这在所有学员中是独一份的。由于一念之差违反党纪擅自从回国的列车上返回莫斯科见自己新婚的俄罗斯妻子,被判处流放达七年之久。

军校中最神秘的学员莫过于刘伯承。刘伯承在军校中展现了极高的军事素养。在苏联档案中 刘伯承被评价为8名学员中唯一一个入校期间就能作为高级军事干部的学员入校期间刘伯承消失过一次,联想到此时正在发生的中东路战争,那刘伯承的去向就很明显了,他在这场战争中很可能有着不可估量的贡献

屈武

根据伍修权的回忆更进一步证实了这个观点 1929年秋在中东路事件爆发后,我曾派到伯力苏军远东司令部工作,听说刘伯承也在那工作,还是远东工人游击队的司令」。

1930年这些学员回到中国,有人在战场上牺牲了,有人叛变了,有人走向了不同道路,惟有刘伯承元帅走到了军人的顶峰。

苏联武装力量培养诸兵种合成军队军官的高等军事学校;研究诸兵种合同战斗和集团军战役问题的科研中心。校址在莫斯科。根据列宁指示,奉共和国革命军事委员会1918年10月7日命令创办,称工农红军总参学院,旨在从工农中培养具有高等军事文化程度的指挥干部。1918年12月8日举行了建校典礼,会上,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Я.M斯维尔德洛夫就该院的任务发表了讲话。1921年8月5日,奉共和国革命军事委员会之命易名为工农红军军事学院,附设高级速成班,培训高级指挥人员。此外,以该院为基地,在不同时期还开办过一些高级军政训练班。1925年11月5日,被命名为伏龙芝军事学院。学院先后培养了数万名具有高等军事文化程度的诸兵种合成军队军官。许多毕业生在苏德战争中成长为统帅和高级军事首长,其中有:苏联元帅И.X.巴格拉米扬、C.C.比留佐夫、Л.A.戈沃罗夫、A.A.格列奇科、A.И.叶廖缅科、Г.K.朱可夫、M.B.扎哈罗夫、И.C.科涅夫、P.Я.马利诺夫斯基、K.A梅列茨科夫、K.K.罗科索夫斯基、B.Д.索科洛夫斯基、Ф.И.托尔布欣、B.И.崔科夫、炮兵主帅H.H.沃罗诺夫、空军主帅A.A诺维科夫等。该院的历史与苏联武装力量的建设和巩固、与苏联人民为争取祖国自由和独立的斗争,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两位资格最老的布尔什维克B.H.扎列日斯基和Э.H科兹格夫斯基曾是学院首任政治委员。首批学员中有许多人是直接从国内战争前线调来学习的,其中有天才的指挥员П.E.德边科、E.И.科夫秋赫、B.Д.科夫绍夫、И.C.库佳科夫、И.Ф.费季科、B.И.恰帕耶夫(夏伯阳)等人。学院是在复杂的条件下创办的,是在年经的苏维埃共和国与白匪和武装干涉者激烈搏斗、国内形势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开始教学的。国内战争时期,经常有大批或单个学员被派往武装斗争最紧张的地方。在欢送学院毕业生和学员奔赴前线的隆重集会上,常有苏维埃共和国著名的党和国务活动家出席。1919年4月19日和6月14日,列宁两次亲临学院,对开赴东方面军、西方面军和南方面军的学员发表了热情洋溢的临别赠言。列宁一向十分关心学院的活动,经常给以多方面的支持。国内战争时期,有1/3的学员因积极赴前线作战而荣获红旗勋章。党组织在学院生活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共产党员在教学和军事学术活动中都起了先锋作用。国内战争结束后,学院列教学、科研和党政工作进行了调整。在完成这项任务中,1924年4月-1925年1月任该院院长的M.B.伏龙芝发挥了直大作用。在他的领导下,健全了学院体制,改革了教学大纲和教学方法,废弃了不必要的科目。重视了野外作业,发展了军事科学研究工作,活跃了军事科学协会和研究生班(1924年1月成立)的活动。随着装甲坦克和机械化兵、炮兵和航空兵的发展,学院面临着为团至军级培养具有广泛知识的话兵种合成军队指挥员的任务。为此,成立了摩托化和机械化、空军和战斗训练等教研室。1931年,在战役学教研室基础上成立了战役学系,培训集团军级至方面军级的指挥、参谋干部。1931-1932学年度,学院不仅招收了诸兵种合成军队指挥员,而且接收次了炮兵、坦克兵、航空兵等学员。二战前夕和战争初期,学员和教员人数增加了。当时十分重视研究西班牙战争、哈桑湖地域和哈拉欣河作战以及苏芬战争的经验,提高了野外作业的地位,学员参加实兵演习也更为经常。苏德战争开始后,学院缩短了学制,同时积极参加建立莫斯科防区。教员们参加了首都民兵部队和歼击队的培训。仅1941年就为作战部队输送军官约3千名,而在整个战争年代共向部队输送了1.1万名训练有素的指挥员和参谋人员。他们没有辜负党和政府的信任,其中很多人成了苏联英雄,荣获政府崇高奖赏。不少毕业生和教员在对德国法西斯侵略者作战斗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其中有:大将И.P.阿帕纳先科和H.Ф.瓦图京,上将M.П.基尔波诺斯,中将M.Г.叶夫列莫夫,工程兵中将Д.M.卡尔贝舍夫等。战后,学院广泛开展了研究和总结战斗经验的活动,并从开始深入研究军事学术中的新问题。学院的编制(1976)包括:基本系和函授系、战役战术教研室、马列主义教研室、苏共党史和党政工作教研室、战争史和军事学术史教研宝、外语教研室,训练部、科研部,各种实验室,伏龙芝科研陈列专修室,以及其他分队。图书馆藏书约200万册。学院优先招收毕业于诸兵种合成军队高级指挥学校,具有分队指挥的实践经验,在战斗训练和政治素养方面达到了高标准的军官;同时还帮助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军队培训指挥干部。科教干部的培训和深造,通过面授研究生班和在职参加专业应考的方法实施,应考专业有:合同战术、战役学、司令部勤务、战争史和军事学术史等。伏龙芝军事学院是苏联军事学术思想的中心之一。有许多著名的苏联军事科学界代表人物在这里工作,他们是:H.E.瓦尔福洛梅耶夫、K.E.韦利奇科、A.И.韦尔霍夫斯基、M.P.加拉克季奥诺夫、A.M.宰翁奇科夫斯基、Г.C.伊谢尔松、Д.M.卡尔贝舍夫、A.K.科利诺夫斯基、B.Φ.诺维茨基、A.A.斯韦钦、M.H.图哈切夫斯基、B.K.特里安达菲格夫等。学院的学者们撰写了许多很有价值的军事理论和军事历史著作、教科书、教学参考书、书籍和小册子。30年代开展对大纵深战役新理论的研究,是学院军事科研工作的重要阶段。战役战术教研室和战役系为这一理论的创立做出了重大贡献。1938年起出版了论述苏联军事学术型论和实践各种新问题的学术论文集。苏德战争年代,军事科研工作主要是总结作战经验,以讲义、战例汇编、情况通报和单行本参考材料等形式向学员和部队介绍。战后,出版了《苏德战争合同战术战例(团-师)》(1-6卷)、《苏德战争时期苏军战术的发展(1941-1945)》,以及9种教科书、120种教学参考书。还积极参加了条令和教令的拟制工作,撰写写了210余篇有关战役学和战术学的科研著作。在军事各领域发生根本变革、新的作战兵器出现、各兵种和专业兵发生质变的时期,对战术和战役学问题进行综合研究,论证战役战术对新式兵器和军事技术装备的要求、对教育训练问题、战争史和军事学术史的研究,成为学院全体科研人员的中心课题。军事学者-教研室领导人、教授和科学博士Г.Ф.比留科夫、B.Я.格兰金、M.M.基里扬、Г.A.洛博夫、B.Я.彼得连科、B.Г.列兹尼琴科、P.Г.西莫尼扬等人在开设新的教学课程和研究现实学术问题方面做出了重大贡献。许多有价值的著作受到了苏联国防部长的通令嘉奖,其中一部还荣获伏龙芝奖金。发行量很大的《战术》一书深受苏军将官和军官们的欢迎。学院荣获红旗勋章一枚(1922),列宁勋章一枚(1934),一级苏沃洛夫勋章一枚(1945),以及许多社会主义国家的勋章。历任院长:1918-1919年A.K.克利莫维奇、1919-1921年A.E.斯涅萨列夫、1921-1922年M.H.图哈切夫斯基、1922年1-8月A.И.黑克尔、1922-1924年П.П.列别杰夫、1924-1925年M.B.伏龙芝、1925-1932年P.П.埃德曼、1932-1935年B.M.沙波什尼科失(一级集团军级)、1935-1937年A.И.科尔克(二级集团军级)、1937-1939年E A.夏坚科(军政委级)、1939-1941年M.C.霍津(二级集团军级,1940年6月起为中将)、1941-1944年H.A.韦廖夫金-拉哈利斯基中将、1944-1948年H.E.奇比索夫上将、1948-1950年B.Д.茨韦塔耶夫上将、1950-1954年A.C.扎多夫上将、1954-1968年П.A.库罗奇金上将(1959年5月晋升为大将)、1968-1969年A.T.斯图琴科大将、1969年起A.И.拉济耶夫斯基上将(1972年11月晋升为大将)。俄罗斯伏龙芝军事学院与美国西点军校,英国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黄埔军校并称世界“四大军校”。伏龙芝军事学院中国班只有6人,刘云、刘伯承、左权、屈武、陈其科、黄第洪,6人都是中共党员,刘云为支部书记。左权是作为黄埔一期优秀生,1925年12月被保送到苏联中山大学习,1927年转入伏龙芝军事学院,刘伯承到伏龙芝时,左权已经在这里学习一年多了,左权为人忠厚、诚恳、热情,刘伯承十分喜欢和这个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年轻人探讨问题,交流经验,刘后来回忆到:"我们在做高加索战术作业时,战术指导员很器重其谨厚,常称赞于同学中,他在自修与教学时,非常勤勉虚心,笔记教材都整理有次。左权对刘伯承也很钦佩和尊敬,那时刘已是我军知名的高级将领,自己还是一个无名气的军校学员,刘虽身穿将军服,但从不摆资历与架子,和蔼如同兄长。两人志同道合,相互帮助,顺利完成了伏龙芝规定的学业。1930年左权与刘伯承等一道回国,后任红15军军长兼政委,1932年6月由于中山大学时所谓"托派"嫌疑被免职,调红军学校任教官,那时刘在中央苏区正好任红军学校校长,两位老战友又一次相逢了。当时左权非常郁闷,刘伯承常开导他要相信组织,不要着急,问题总会搞清楚的,同时还希望他发挥特长,为红军培养出高素质的指挥员来。抗日战争开始后左权任八路军副总参谋长,1942年5月左权在辽县"反扫荡"中英勇牺牲,刘伯承闻讯后手握与左权共同校译的《合同战术》,悲痛异常,伏龙芝军事学院的往事又浮现在眼前,泪水模糊了双眼。屈武是六个人中最戏剧的一位,他曾是"五四"运动中的活跃分子,作为北京学生代表提出"外抗强权,内除国贼",慷慨陈辞,据理力争,以头撞壁,血溅总统府,是为惊世之举。屈武的举动颇得国民党元老于右任的赞许、器重,把女儿嫁给了他。于右任还曾介绍他在上海晋见孙中山先生,面聆教诲。1924年,他又代表李大钊前往天津迎接孙中山北上。孙中山委派屈武赴陕西宣传国民党一大的精神。1925年,屈武在北京大学读书时,由王若飞、刘天章两同志介绍由共青团员转为中共党员。1926年被选为国民党第二届中央候补执行委员,同年,经李大钊同志同意,屈武赴苏学习,即转为苏共党员。他曾在莫斯科中山大学与蒋经国等人同学;后转至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与刘伯承是同学,两人关系极好,无话不谈,刘伯承曾对屈武说:"愿意早日回国,到朱德、*领导的井冈山去,协助指挥战斗。1930年,中央调他和刘伯承等在苏联的同学回国工作。屈武与刘伯承一道都上了火车。但屈武突然眷恋起了留在苏联的新婚的妻子。他想到,自己要国了,应该与妻子道个别,作个交代。他想着想着,竟然做出了一个几乎改变他一生的大胆的决定,..内容来自www.egvchb.cn请勿采集。

www.egvchb.cn true http://www.egvchb.cn/seduzx/494909/392243234.html report 15899 为您提供全方面的苏联伏龙芝学院为中国培养了多少军事人才?相关信息,根据用户需求提供苏联伏龙芝学院为中国培养了多少军事人才?最新最全信息,解决用户的苏联伏龙芝学院为中国培养了多少军事人才?需求,原标题:苏联伏龙芝学院为中国培养了多少军事人才?NO.1027-伏龙芝学校的中国学员作者:佑陵/编辑:冷小军投稿、转载与合作请联系微信号potereio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我军有相当数量一批军官在苏联军校学习。建国后第一次授衔时就有5名元帅、3名大将、7名上将、8名中将和7名少将有过在苏联学习的经历。这其中最具传奇色彩的是1928年进入伏龙芝军事学院的学员。红军的头脑:伏龙芝军校与中国▼伏龙芝军事学
  • 猜你喜欢
马洪刚决战澳门 四川快乐十二开结果查询 25选7走势图i 黑龙江11选5手机投注 云南11选5开奖走 pc蛋蛋赔率是什么意思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100期 海南4+1玩法 辽宁11选5 黑龙江11选5前三走势图 青海11选5前三走势图 3d千禧试机号码 亿赢配资 甘肃11选5怎么玩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一 快乐8开奖走势图表 湖北11选5中奖玩法